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性故事

内心的渴望让我抑制不住每天都偷窥她

3个月前 (07-02)54

我租住的房子是在城中村,城中村楼与楼之间的间隙很小,甚至对面楼里面的人呼吸的声音都可以听到。有天晚上,对面楼里的一个房间亮起了等,我长眼望去,一个成熟的少妇正在宽衣解带 ...

2005年岁末,我怀着沮丧而落寞的心情,独自一人背井离乡,来到了北京。这一年,我离婚了,下岗了。

我租住的房子是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,那里寄居的多半是像我这样的京漂者。一栋一栋四五层高的小楼房犬牙交错,楼与楼间往往只有10厘米左右的空隙,从这间屋到对面楼的另一间屋,伸手可及,甚至连对方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一天晚上10点多,我回到出租屋,没有开灯,坐在嘎吱作响的床头点燃一根烟,我疲惫极了。这时,斜对面楼同是三层的一间屋里亮起了灯光,一线光顺着窗户照过来。我循着光线望去,相隔不到一米远的那间屋子挂着窗帘,但透过一角未完全遮严的缝隙,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个洗手间兼洗澡房。一个高挑、成熟的少妇,正在安静而从容地宽衣解带……我看到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,很美。猛然间,我意识到自己是在偷窥,想别过头去,但内心的某种渴望却使我难以闭上眼睛。我屏住呼吸,生怕惊扰了这一幕。接着,我看到她在用花洒淋浴,她的手在身上游走,自上而下……渐渐地,我察觉到她明显而急促的呼吸,一阵女性欢爱的呻吟,低沉、轻微地撞击着我的耳膜。一股热血猛地冲上头顶,我丢下烟头,双手不由自主地伸下去……

从此以后,我常抑制不住地在夜晚偷窥她,我喜欢听到她自慰时欢愉的声音,默默而动情地陪着她奔赴性的高潮。我观察到她也是一个人住,便猜想她的身世、来历,我相信她和我一样是漂泊在这个城市的异乡人,我们的自慰是生理的排遣,也是心灵的慰藉。后来,我慢慢在公司干出了点名堂,升了业务主管,带着感激与愧疚搬离了城中村,也结束了这段不光彩的偷窥。

窥视,就这样在人生最失意时与我遭遇,我为每一个陌生而激情的欢爱之声躁动难抑,用自慰的方式度过了那些寂寥的长夜。

人生难免有特别寂寞的时候,尤其是当生活的寂寞和性的寂寞交织在一起,无法疏解的时候。夜色下偷窥的人们,渴望知道别人关于性的隐私,渴望借此来消减自己性的孤独。然而,这并不能成为偷窥的理由,就像人不能为了满足金钱的欲望就去杀人越货一样。无论别人性的隐秘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偷窥者的视线——诱惑也好,同病相怜也好,他都难以心安理得地接纳。因为,每个人都是自己内心深处灵魂的守望者,偷窥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需要付出愧疚与负罪的代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