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性故事

大学生约炮现象有多严重?

1年前 (2016-09-03)367文艺君

大学时,我有两个室友是约炮男。我有一些文友也是约炮男。我大学隔壁一个寝室,连班长、学习委员一起集体都是嫖娼男。以下内容,根据事实叙述,为了保护他们的隐私,所有人进行化名处理。如果你觉得我在杞人忧天和夸大,那么我只能说你闭目塞听太久了以至于太过单纯,小心出门被骗。其实坏人是不会告诉你他是坏人的,毕竟做坏事是见不得光的,他们也不会明目张胆告诉你,你往往只有卧底在坏人身边,才能发现他们是坏人,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约炮嫖娼男你却一个也没发现,而我就是卧底了几年,与他们渐渐互通了心扉,才发现了他们的丑陋面目。

大学生约炮现象有多严重?

一。

小建是我大一上半学期的室友,他是一个实力约炮男,出身于官宦家庭,长得人高马大,为人非常下流无耻。俗话说:“男人不坏女人不爱。”总之拜倒在他胯下的女人可以排成长龙,如他所说:“我从没有失手过,不管少女还是少妇,不管是丑的还是天生丽质的,不管风骚的,还是淑女范的,总之只想睡谁最终都会睡到谁。”这点不得不承认,因为他一年能约炮四十多人,一个有钱又会哄女孩子开心的男人就是这么受广大女性欢迎。为了能持续约炮,满足不同女性的强烈需求,他有大把的钱去购买维生素和伟哥。

需要典型说的是,入学半个月,小建就成功地与刚相识的大二学姐开了房。

新生入学时,社团招新广告贴满了学校公告栏。小建瞄上了校园广播编辑部的招新广告,广告下方印有部长小莲的电话。小建记下电话后,当晚就开始了约炮计划。

小建躺在上铺,袒胸露背,下贱到全程开扬声器引诱女生:

“喂,学姐你好,我是你的学弟。”

“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吗?”

“没有,我就想和你做一个朋友。”

“拜托,我们认都不认识。”

“交流交流不就认识了吗,我就是想和你做个朋友呀,学姐。”

“我喜欢长得帅又有才的,你照照镜子,问下自己是吗?”

“哈哈,学姐,我就是长得很帅又很有才华的那个。”

“开玩笑吧你……”

我不知道如此幼稚的小莲是如何爬上部长位置的,也许当一名学生干部不需要太多的聪慧和成熟。被一个男人无缘无故挑逗本身是非常蹊跷的事情,可小莲居然在电话中称赞小建是一个“极为幽默的人”。这智商,让我后来每回想到这一幕,都又气又忍俊不禁。

电话联系了两天,第三天小建与小莲就有了第一次会面。小建带小莲好吃好喝的,为小莲买价值1000多元的衣服。第四天小莲就被小建的“诚意”打动,准备开始交往。

在这个快节奏时代,感情升温速度就像磁悬浮列车一样,在速度中追求快感。第二个周,小建一夜未归,他买上避孕套,带上小莲假意去网吧上网。到凌晨小莲开始犯困,而学校宿舍大门已经关闭,于是小建就顺理成章地带小莲走进了宾馆。

第二天我们一如既往去军训,小建却在宿舍补觉。晚上他开始懊悔:“小莲还是一个处女,我该怎么办?就这么伤害了她,我感到不安。”他良心的不安终敌不过他的邪恶,此后他没再主动联系过小莲。

小莲以为是遇到了一场爱情,却没想到只是被人骗了一炮。有好些日子,小莲堵在男生宿舍楼下面等待小建出现,多次在电话中哭哭啼啼地咒骂:“小建,你就是一个贱人,王八蛋,欺骗了我,你快给我滚出来。”可是小建都无动于衷,连续逃课多天,害怕出去后被这个充满仇恨的女人扒了皮。

每次小建开扬声器让我们听小莲的哭泣和咒骂来活跃寝室氛围,我都感到非常荒诞和心酸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给他们取小莲和小建这两个化名。小莲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可怜的人,小建在我心中一直都是贱人代表。但小建,不是生下来就这么下贱的。

后来小建在一个深夜向我们倾诉了那充满爱与泪水的往事。小建高中时与女朋友真心相爱,后来被父母强行拆散,他在极度痛苦中与班上女同学你情我愿地做了嘿咻的事儿。初次约炮只是给小建带来了短暂的心理负担,但很快就走出了心理阴影,并发现了约炮的三大优点:1、可以满足生理欲望;2、可以减少发生性行为所附带的成本;3、获得更好的性体验。

从此之后小建的约炮生涯一发不可收拾,约少女,约同学,约有妇之夫,这些女人中要有多丑有多丑,要有多美有多美,要有多风骚有多风骚,要有多文雅有多文雅。其中导致怀孕的有几个,但小建都会用钱摆平了事。

从小建百战百胜的约炮历史看,世界上没有约不到的炮,只有施展的魅力不够。小建具体怎么施展的诱惑,我无从说起,首先有钱又会哄女人,有几个男人能达到?可悲的是,这个社会踏踏实实地做个老实人弄不好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。

二。

其实,爱情也一样,没有挖不到的墙角,只有施展的魅力不够。

针对“约炮”这一社会问题,我不想听任何关于是男人还是女人造成的争论和咒骂,事情是不能这么分析的。在此,我需要插入一段朋友小吴的纪实《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?》:

以前很瞧不起郭敬明那句话“我只想一直做个孩子”,觉得矫情做作。但是慢慢步入五色杂陈的社会,对这句话却有了“今朝都到眼前来”的心酸体悟。

谁愿意长大?永远都是孩子,便不会背负车贷房贷的压力,也没有职场炼就的察言观色,心里永远都纯粹得泛不起沉渣。人一长大,就不再会耳鬓厮磨百无禁忌。一经长大,鲜明的两性特征,便将人类自然地分成了两类——男人和女人。而万事一旦沾染上了“性”,似乎总不可避免地会裹挟着罪恶。“赌近盗,淫近杀”。

“约炮”,这个已经不再陌生的词语。当它从批评家的言论靶子上走到现实中来,甚至就发生在我身边时,起初我还以一种回避的姿态自我开解。“个体不能代表共同,边缘不能成为主流”。

可是它仅仅是城市化进程中人性解放(其实人性到底是什么,我也不清楚)的一个次生现象?当它几乎百分百命中地出现时,我再也不能习以为常了。

今晚和同事X一起聊天,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。X也快满三十了,其貌不扬,穿着随意甚至有些邋遢。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——对女性出手都很阔绰。花钱如流水,只要有女人在,他可以夜夜笙歌,一天之间把成都所有的会所玩遍。

他拿出手机给我看,微信里一个特别的分组,里面全是他的炮友。有我们总部办公室的,也有下面分店的员工,以及那些附近约出来吃完饭K完歌就开房的“陌生人”。其中也不乏面容姣好者,以挑剔的眼光来看也算得上是美人儿。她们很多人都有男友,有的也快结婚了,而且大部分并不缺钱。

到这里,我心中越发的不解。她们为的是什么?寻求刺激吗?还是仅仅是一种原始冲动?和男朋友感情不和,出来排遣寂寞或者说报复?可是这些猜测都被后来的谈话一一驳回。

我承认这是一个多元的世界,多元到目不暇接,可是现在的我无比迷茫。究竟是我在抱残守缺,还是他们回归了本性?所谓的“本性”。我的价值观,和他们的,究竟谁的才是主流?从没这么迷茫过,很无力的感觉。

难道是从小的教科书把我们生活的现实描绘得太过于和谐,而我成了那个穿着新衣的皇帝?可是,打死我也不愿意承认现实真的这么污!

X说道:“所有女人我都可以约上床。”

我不服气:“我们部门的H你行么?”因为在我看来,H是公司里最老实本分的了,而且和她男朋友关系也很好。

X说:“好!这个赌我就和你打了,这周周末把她搞定!”

接着X又拿出了手机给我看,里面几张H的不雅照,顿时我整个人就懵了。

这TM操蛋的社会!能不污么?

而这个赌,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只是想起X临走时说的那句话,很意味深长:“其实我一直很歧视女人,因为她们都很贱!我从来没有遇到我搞不到的女人。”

所以,他至今都没有女朋友,他也一直很排斥结婚。

昨天看到一个段子。

砍了树做成纸,在纸上面写着爱护森林。拿着父母的血汗钱,在KTV里面唱父亲你辛苦了。女人每天和很多男人在暧昧,却说世界上没有好男人。

三。

第二次换寝室,我与W君分到了一起。大一时有女生给W君写情书,表达对W君的爱慕之意。W君却嫌弃那个女生呆若木鸡缺乏灵动,以至于自己未来打了几年光棍,情感道路寸草不生一片荒芜。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圆满地交付了初夜,顺利从男孩升华成了男人,顺利从女孩升华成了女人,W君表现出了强烈的不甘、愤恨和寂寞。

毕业前一个月,W君开始为告别处男身做忙碌的准备,他安装了在两年前非常流行的XX约炮神器社交软件。并把范围锁定在了1000米内,找到了同是我们学校的学生——信息栏赫然写着“我好寂寞”四个字的空虚学妹。

W君见空虚学妹的照片,长得还能将就,就开始勾搭。二人会面后都有意向进一步发展关系。

W君与空虚学妹准备偷腥之前,一起乘公交车出去游玩,引来了整车人的注目,那目光充满了好奇和失望。按照W君所说:“整车的人都觉得这社会是不是病了,为什么帅哥总是和丑女在一起?”我作为W君能够信赖的人,听了W君的倾诉后,真心劝告W君好好珍惜这一段感情,初恋尤为重要,初恋遭破坏后,会影响未来恋情的美感。可W君只想要一个好聚好散的炮友,不想要一个痴痴缠缠的女友。

最终W君还是被邪念控制,与空虚学妹你情我愿地完成了交媾行为,以此作为了自己的毕业礼物。

由于对W君的失望,毕业后,我几乎不再与他联系。

四。

后来我暗示地问其它系的同学,有没有发现潜伏在我们身边的约炮嫖娼行为,其它系的学生都假装正经地说从没有发现过。后来,我将遇到的这些人渣告诉了与我一起转系的同学小王,小王笑嘻嘻地说:“这有什么稀奇的。”我才知道与我相处许久的小王早在16岁就被同学带到烟花小巷,面对30多岁赤裸的妓女,小王心生胆怯,还没做,就穿上衣服扔下50元钱一溜烟跑了。小王说:“当时那感觉就好像要乱伦似的,精神上实在难以承受。从此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。”小王的及时醒悟和迷途知返让我欣慰,所以即使到现在我依然愿意与他做朋友。

最不能让我接受的是,隔壁寝室一群渣男在学习委员和班长的带领下,集体踏上了嫖娼的征程。晚上我出去打水,路过他们寝室,偷偷听到班长为自己剧烈运动30分钟没能射出来而倍感烦恼,那口气似乎是在一群嫖客中炫耀。

五。

卧底了许久之后,我将所见所闻进行了戏剧化改编,成就了小说《一个大学生和一个夜场佳丽的故事》,引来了一大批年轻人的响应,其中只有极少数人是辱骂指责我抹黑大学生活,还奉劝我多研究研究国学经典,少关注这些社会负能量。

我在这里只想说:“研究国学与关注大学生活阴暗面、社会阴暗面有毛关系?难道研究国学就不关注社会了?关注国学就是闭目塞听?面对着重重雾霾,难道还要歌颂美化天空吗?即使你说大学生约炮嫖娼的只是少数,那么你所知道的‘少数’是少数,你所不知道的‘少数’呢?这毕竟是阴暗面,不会光天化日地出现,那么加上你不知道的,人数不多吗?而且在教化人类、传播真善美的校园,阴暗处有嫖娼约炮卖淫现象,这难道是小事,是不严重的事情?这个自以为研究国学的人简直是侮辱国学。用龙应台的话说:沉默不是美德,是耻辱。我不知道大学校园约炮嫖娼现象严重到何种程度,但是发生在校园就是很严重,而且每个大学多多少少都存在!只有将事情捅破,整个社会才会做出反应,否则只会在阴暗处愈演愈烈。”

后来与文友聚会,我将我的感慨讲给了S君,S君表示认同,并告诉我了他的约炮故事,不过他是被约了。

S君一表人才,为人幽默。一个女模看上了他的姿色,大老远坐车去他的城市找他玩耍,S君晚上本来要回学校的,女模却说:“我大老远的送上门来,你好意思么你,是男人么?”S君觉得也是,于是就成全了女模将她睡了。

翌晨醒来,女模躺在S君怀里亲昵地耳语:“下一次,你一定要过来睡我,我等你。”如此风骚肉麻的话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。

女模身材性感,长得漂亮,S君也许现在都回味无穷。

事后我说:“你的故事,我记下来了,以后都会作为小说素材。”不过我也感到可惜,约炮嫖娼这一肮脏行为正在向纯洁的写作团队侵蚀。

后记

那篇小说好像让我瞬间成了情感大师,有很多女生开始向我咨询情感问题。曾有个女生当天告诉我,有个男生路过她所在的城市请了她吃饭,可是吃饭时他情绪激动,疯狂地抓住了她的手进行了表白。她甩了他一耳光,他对自己的非礼行为感到抱歉。她问我,这人会不会不靠谱?我说现在约炮男很多,一定要保持克制,不要轻易被人侵犯,而且你们之间联系很少,又互不了解,还是小心为妙。女生说好的。可第二天她就哭诉道被睡了,而且他还不负责,不打算和她恋爱。看来我之前的叮嘱她是没听进去的。

我沉默,在心里叹息,问世间情为何物,奈何你克制不住?

在此只想发起拒绝约炮的号召:拒绝约炮,给不了爱情和婚姻就滚!